电影《刮痧》观后感

  • A+
所属分类:范文

本文核心词:刮痧观后感。

电影《刮痧》观后感

  导语:电影《刮痧》是一部反映中美文化冲突的优秀影片。那么在观看电影《刮痧》之后都有怎样的观后感呢?下面是小编分享给大家的电影《刮痧》观后感,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电影《刮痧》观后感【1】

  《刮痧》这部电影借一件小事反映了中美文化(或者说东西方文化)的冲突。电影中许大同的父亲的一句话最能说明这个问题。他说,刮痧在中国已经几千年了,怎么一到美国就说不清楚了呢?其实说不清楚的何止是刮痧这种传统的中医疗法。象许大同代替父亲承认是自己给孩子“刮痧”,许大同对上司说的“我打孩子是对你的尊重”等等中国的传统道德规范,在上司桑兰那里又何曾得到理解和认同。中国传统文明古国,有着丰富的民族文化与民族传统,两千年儒家文化孕育下的华夏民族,忠孝礼仪深入人心。民族思想,爱国情操,是每一个公民,更加感性化。

  美国现代文明国家,区区三百年历史,但短暂的历史恰恰使这个国家更容易接受新的思想,没有思想的累赘。现代的国家,主要体现在他的法律之上。法理,深入到社会的各个部分,依法办事,是这个国家更制度化,更规范化。

  当两个文明国家相撞时,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中国,两千年的发展与延绵,社会每个方面,人们都拥有他们祖先的经验,人们的行为准则,更多的是来自于社会的默许,也就是一套自己人公认的行为规范。美国,短暂的历史,决定他必须有一套自己人必须承认的社会准则。而此要在短暂的时间里是实现,就必须依靠明文规定也就是法。

  两个文明各自独立,没有好与坏,中国,你不能说他不行,因为他的民族依靠这个几千年就没有走过灭亡的道路。美国,你不能说他不行,因为他的现代民主,是美国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望尘莫及。

  美国,法律深入到社会每一个角度,每件事都将法律,涉及到人的就要讲人权,孩子,一个敏感的话题,父母教育孩子,在中国人眼里,天经地义,深入人心,对于美国人来说,他们要保护孩子的合法权利,不允许他受到不合理的待遇。在这个问题上的巨大分歧,就要求必须要交流,才能解决彼此的分歧,才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才能避免一些重大的错误。

  电影《刮痧》观后感【2】

  《刮痧》只是一滴水,而蕴藏在其中的却是因种族,区域,传统和文化不同而形成的激情澎湃的汪洋大海。在美国,尤其是在以保守和“居民顽固”著称的密苏里州,最能体现出这种对外来文化的排斥,因此影片把故事的发生地放在了这里。虽然影片是从“教子”这个角度去反映不同文化冲突的,但我们仍能从故事的一些其他侧面加深对这种冲突的认识和了解。比如主人公许大同为了自己和洋人老板的所谓“面子”,当着洋人老板的面打了自己儿子一记耳光,非但没有找回自己和洋人老板的面子,还落得一个有严重暴力的恶名,连他的好朋友――就是那个洋人老板都不能理解和原谅他。起因是因为许大同的儿子丹尼斯在和洋人老板的儿子一起玩儿时,互相打闹。洋人老板的儿子来告状,许大同让丹尼斯给人家道歉。丹尼斯拒绝了,许大同怒了,就给了儿子一巴掌。

  许大同的这一巴掌,第一是为了给自己找回面子。

  父道尊严是古老中国千年儒家文化的典型特征。君臣父子,天常地纲,不得僭越。君教臣死,臣不得不死;父教子亡,子不能不亡。按许大同看来,他叫丹尼斯给小朋友道歉,丹尼斯必须无条件执行。拒绝就是抗命,就是不给自己面子,就是挑战尊严。于是他给了儿子一掌。

  许大同的这一巴掌,第二是为了给自己的老板一个面子。

  许大同在美国混的小有成就,皆因有老板大力提携和扶助,因此他们也成了好朋友。老板的儿子被自己的儿子打了,当着老板的面让儿子给对方道个歉,老板一定觉得很有面子。儿子不听话,挨了打,老板的.面子就找回来了。甚至许大同的父亲都当面夸大同这一巴掌打得好,说:“当面教子,背后教妻,”一幅自诩的表情。

  但许氏父子全都错了。

  从洋人老板和妻子目睹许大同打儿子那一巴掌时错愕的表情里,观众读懂了,中美两种文化的碰撞和摩擦开始了。

  林语堂先生在《脸与法制》一文中说,中国人的脸不但可以洗,可以刮,并且可以丢,可以赏,可以争,可以留。有时好像争脸是人生第一要义,甚至倾家荡产而为之也不为过。

  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既无财产也无地位,但却有的是面子,一旦被人伤了面子,比父母死了还难受。面子几乎统治了中国人的心灵,“人要脸,树要皮”,“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足见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之大之先。

  而美国人则不同。美国人不是不讲面子,只是不像中国人把面子摆在那么重要的位置。他们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讲面子。比如在法庭调查时,许大同的老板当着许大同的面,承认许大同打了自己的儿子。事后当许大同责备他“不够朋友”出卖自己时,他嗫嚅着说,“那我也不能撒谎啊”。

  造成中美文化差异的原因是复杂的,表现在讲面子问题上,更突出了这种差异的互不包容。中国人是一个非常看重集体主义原则的群体,人与人之间讲究和谐,互相依存,互相帮助,这是几千年农耕文明培育的一种生存法则。落后的农业生产方式实际上是一种非常脆弱的生存纽带,维系在上面的人们,无法脱离它的束缚。冲突的结果必然是毁灭现存的秩序,造成生产关系的又一次调整,使得苦难得以无休止的轮回。因此中国人愿意忍让,尊重别人,把和谐看得比天都大,把集体看的比天大,把面子看得比天大,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轻言战端,绝不轻易得罪别人。这也是中华大一统历经离乱,而中华民族一直统一不散的一个重要原因。

  许大同想给自己的老板面子,没想到自己落得一个很没面子的结局,他那关于面子的几乎全是来自中国的理论和做法,使他陷入绝望。儿子被儿童福利局监护;妻子分居;父亲怆然回国,他只能自嘲自己为一堆“臭狗屎”。

  《刮痧》所表现的冲突,只是中西文化全部冲突的一个缩影,这种冲突还将长久的继续存在。重要的不是改变,因为无法改变――两个民族几千年形成的思维和认知,只能随着交流的加深而逐渐融合。重要的是习惯和相互适应――当观众们看到影片结尾许大同一家人激情的相拥在一起接受包括公诉人在内的那么多美国人的祝福时,谁能说这不是一种相互适应和融合呢。

  电影《刮痧》观后感【3】

  这是一部充满爱的影片,催人泪下。而在这其中与爱产生冲突矛盾的,就是那不适切的制度。显而易见,这是由于中西文化差异所造成,在这里我不想过多地赘述,我更想谈谈关于人与制度的问题。

  在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人做任何事情想讲求证据,哪怕对人类本能的爱也需要用证据来论证。在我看来,这是多么可笑啊,可是这对他们而言却是非常严肃的问题。孩子不是父母的孩子,是社会的孩子。当父母不能很好照顾孩子时,就应该由社会来承担。这看似是非常好的社会福利制度,可是从心理学上分析这能替代得了亲子间的那种微妙的感情吗?况且,怎样的一个标准才叫做父母凌虐孩子呢?这种量化的标准就是所谓的真理吗?

  当我们不断宣扬西方国家制度健全,福利完善时,当我们一再笑话中国是个人情社会时,我们又是否想过,难道我们就真的要分出个对对错错吗?如果非得分清的话,我倒想说说自己的一些看似片面的想法。

  美国人相信上帝,相信制度,甚至相信只有计算器才能够进行运算,我认为这恰恰是对人自己的一种不信任。西方很多心理学家、哲学家都认为人生下来就是寂寞的、弱小的、充满了各种不安全感,所以才会用各种方式来保护自己。一个良好的制度就是为了让自己生活得更和谐,这一点没错。然而太健全的法制、太讲求科学上的真,却不见得是好事,因为往往会禁锢着人本能的欲望或者情感释放。或许有人会说,如果没有制度这个社会就会乱套,人们就没有了基本的安全的生活环境。可是,维持社会稳定的不是制度,而是人自身的素质。因此,我们还是回到了人的话题上。如果我们的教育是为了人,把人人教育为一个至善的人,那么我们的制度还需要强制吗?制度肯定还是会形成的,可这就叫做“约定俗成”,或者叫做一种风俗、民俗,是不加强制性的,因此也不会因为制度的神圣不可侵犯而造成世间的多少悲剧。毕竟制度是不长眼睛的,不知道事件之中的错综复杂,而人却是可以体会其中的。况且,制度这个东西也不可能完全健全,因为它始终代表着的是某个群体的利益,不可能代表所有人的利益。从心底里,不相信人自身,只有靠外界的一切制度、科学来形式上地维持着这个社会的运转,在我看来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明社会。

  再看看中国,或许不健全的法制未必是一件坏事,至少我们可以制度之中有人情,具体事情具体分析。我们相信事在人为,所以影片中的许大同才会做出各种出格的事情,如帮父亲隐瞒真相,偷孩子到机场,攀爬9层楼等,因为他知道什么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正因为相信事在人为,他也具有像孙悟空一样的反抗精神,对神圣制度的反抗。这种为了爱而直面制度的精神,恰恰是一个活出了大写的“人”的人,不是一个制度下的奴隶。当然,或许又有人要说,中国确实因为制度不健全,使很多不法分子侵犯他人权利,危害社会。诚然,我又得说,这不是制度问题,而是我们部分中国人的素质问题。我们不是要教育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而是要教育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人的好公民。现在,我们国家的教育处处都显现出西化的痕迹,而我们自己的好的东西却慢慢退步。很欣慰最近几年,国家开始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视,但可惜的是某些地方却把弘扬传统文化当做一种政绩来做工作。在影片的结尾处感人至深,这位从不让学习中文的中国孩子,开始跟着父母学起了母语。在稚嫩而又充满希望的母语声中,结束了影片。

  其实,在我看来一个社会中不可侵犯的制度规范越多,反而凸显出这个社会中的人越缺乏人的味道,缺乏生命的味道。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